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帝,为何扰我心志?
作者:喝中药的蜗牛      更新:2022-08-08 10:05      字数:5328
  同时,那三十道玄黄烙印就如同三十座天地熔炉,在汲取祭炼万道法则所化的神链。


  更如同三十颗动力源,在汲取万道法则的力量推动着真龙之血流淌全身,在这个过程中,李承念的肉身渐渐适应,慢慢承受住了真龙之血的冲刷,这是一场造化,真正的大造化。


  “若是全身血液都化作了真龙之血,那简直不可想象啊!”


  齐明似乎看到了自家皇子的未来,此方天地,真龙这等仙灵,万古不存,世间所谓的真龙不过就是一些杂血蛟龙吧,其体内甚至都可能没有一丝一毫的真龙之血。


  而若是皇子真的将全身血液都化作了真龙之血,那个时候的皇子会不会直接就地成仙呢?


  要知道传说中,真龙可是真正的不朽生灵,传说中成年便可直接成仙的无上种族。


  妖皇殿的众人听到后,都跟着心怀激荡,情绪起伏,十分剧烈,期待着皇子复活,变得更加强大。


  接连数日,大坑之中一直有氤氲霞光缭绕,光芒愈发灿烂,瑞气不断蒸腾而上,彷佛仙界降临世间一般。


  李承念在不断地变化,身体的生命气机越发强大,只差睁开眼睛了,一切生命特征都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
  在其四周,有九条紫金神龙在盘旋,其上各种光泽流转,鳞片透亮,若紫金神铁。


  “皇子这是在进行妖皇经中的化龙九变?”


  齐明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道。


  妖皇殿的众人闻言,也是似乎想起了什么,齐天凌声音颤抖地说道:


  “皇子殿下这难道是一次祭炼九龙?”


  在场的众人皆是妖皇殿的太上长老一辈的,几乎没有弱于仙台一层天的存在,他们也曾经在化龙秘境之时,按照妖皇经之中记载的化龙九变以嵴背大龙为熔炼锤炼过全身精血,所以这一刻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了。


  在众人的眼中,李承念的嵴背大龙在重塑与崩毁的边缘来回被蹂躏,他体内的血液以全身九个方向嵴背大龙汇聚,在嵴背大龙经过九次祭炼后,再流向全身,洗礼着肉身。


  妖皇经众的化龙秘境记载的化龙九变,讲究以嵴背大龙为熔炉,将人的身体分为九块,依次将全身血液分九次导入嵴背大龙祭炼,再将祭炼过的血液导向周身,完成自身血脉的完全进化。


  而现在的李承念虽然也将自身分为了九块,但却是直接一同祭炼,这就意味着他的每一部分血液在嵴背大龙之中都经过九次祭炼,这实在难以想象。


  曾经不是没人想过如李承念这样一次祭炼多龙,但是最终都逃不过超越了嵴背大龙的承受极限,造成嵴背大龙直接崩毁的结局。


  可是如今,李承念居然一次祭炼九龙,将全身的血液全都祭炼九次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


  难道他的肉身是同境界修士的九倍?


  不对,绝对不止九倍,别忘了,皇子殿下他此刻肉身布满了裂痕,明显伤势不轻。


  而且血液的祭炼越往后越难,妖皇殿的很多妖孽弟子最后突破化龙秘境,都未能够将全身九块血液祭炼完成,就连妖皇殿当前的第一天骄,号称打败南岭无敌手的南妖齐麟,也不过堪堪祭炼完成八块。


  而南妖虽然到达了化龙九重很久,依旧没有选择突破的原因,就是为了将自身的血液全部祭炼完成。


  如今居然有人能够一次祭炼九龙!


  妖皇殿的众人全都对视一眼,都在其的眼睛之中看到了震撼之色。


  妖皇殿众长老就这样守着,一刻也不肯离开。


  他们都知道,皇子殿下就快要复苏了。


  又过了数日,一股炽盛的神光腾起,宛若一**日刺破无尽的云彩照射大地,轰的一声,大茧彻底崩碎,化为齑粉。


  与此,盘膝静坐的李承念蓦然地睁开了眼睛。


  那目光炽盛,像是太阳炸开,射出两道惊人的光芒,冲上云霄,穿透无尽的云层,更是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两道漆黑的裂痕。


  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出,李承念的肉身血气滔滔,从每一寸晶莹的肌肤之中溢出,汩汩汹涌,好似一挂挂银河悬挂天际。


  妖皇殿一众仙一境界的长老等心惊不已,连连后退。


  大坑之中,那股波动实在太剧烈了,如一头太古真龙复活,散发着裂天的威势,震动四方天地,整座妖皇城都在隆隆摇动。


  “卡擦!”


  可以看见,一条又一条的裂缝出现,由大坑之中往整个妖皇城蔓延,妖皇城中一座又一座的神殿倒塌。


  那里瑞光澎湃,如一**日照耀整片天地,此时升腾而起,圣光汹涌,如江海般在起伏,席卷一切。


  “皇子...”


  齐明忍不住泣声呢喃道,他激动到颤抖,伸出手,探向虚空,似是想要摩挲那名青衣少年。


  两年多了,每次在感受到那个大茧之中没有半丝自家皇子的气息,他的整颗心都要被撕碎一次。


  自从妖皇师傅带他第一次去看青衣少年的那一刻,皇子和师兄便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,没人可以想象在看着少年最后一次气息湮灭的那一刻,他心中的绝望,更没有人可以想象唤醒闭关的师兄,让师兄道伤加深的时候,他心中的那种疼痛。


  好在如今皇子终于复苏了,十次化龙功成,而且经过这次的劫难,皇子以后的修行之路可谓是一路坦途,他真的是太高兴了,相信那重新开始闭关的师兄,要是知道这一刻的事情,也会和他一样高兴的。


  不,应该要比他更高兴,因为如果说这个世界上,有人比他更在乎皇子的话,那一定就是师兄。


  终于,光辉收敛,他的眸子中的神芒消失,由锋芒毕露归于了平静,双目平澹如水,在其中却彷佛能够一方世界在沉浮。


  “呼”的一声,他站了起来,目光之中带着喜悦,带着泪光,看向了齐明等人。


  “活着,真好!”


  他醒悟了过来,意识被困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两年多,此刻重新感受到了世界的存在,生命的气息。


  李承念体内血气流转,如大海怒涛,他稍微一运转就发出了雷鸣之声,散发出了阵阵霞光,绚烂夺目。


  而后他快速敛去了气息,一切都无恙,他也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  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妖皇殿深处的方向,他醒过来了,但是有两个人在那里等他...


  “明师兄,我去办点事情。”


  在齐明等一行人的注视下,刚刚复苏的青衣少年脚踩神龙,朝着妖皇殿深处的方向而去。


  随着此次化龙的功成,李承念已经可以得心应手地操纵轮海异象了。


  而这神龙坐骑则是福利之一,毕竟龙虽然没有以速度着称,但是若论天下极速,却无论如何也会有龙位列其中。


  “吼!”


  一道神龙嘶吼,就好像平地一声惊雷,让妖皇殿之中的所有修士全都下意识抬起头,下一刻尽皆如同五雷轰顶。


  那是皇子?皇子复活了?还骑龙了?


  一瞬间所有人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,呆愣在了原地。


  直到神龙驮着少年远去,一众人也缓缓回过神来。


  “那是...”


  一位妖皇殿弟子指着神龙消失的方向大叫,然后对身旁的弟子道:


  “真的,那是...难道我们都产生了幻觉了吗?”


  李承念没有理会这些震惊的妖皇殿弟子,径直朝着妖皇殿最深处而去,最终在一处山脉洞府降落。


  就在他刚刚踏上山脉洞府前面的石阶之上,便有一道光晕闪烁,随后一道虚影拦在了他身前。


  随后齐云师兄那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

  “皇子,我是齐云。”


  “你能来到这里,说明在我出关前,你已经苏醒了。”


  “我知道,你想见我一面,有话想对我说,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,只要皇子你醒过来就一切都万事大吉了。”


  “而我只是想说,对待家人,无论怎样付出都不为过,你觉得呢?”


  “所以不要感到愧疚,相反你还需要为我感到骄傲,因为我真的为我的家人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

  “皇子,你永远都是我齐云的家人,家人只需要对家人的付出心怀感恩,不需要心怀愧疚,你说呢?”


  “最后,等齐云出关了,证道称帝后,带皇子去打劫所有的不死药。”


  “最后再啰嗦一句,皇子万务珍重!”


  再次感觉自己眼眶酸涩的李承念,伸手使劲揉了揉红红的眼眶,都囔道:“这妖皇殿的风沙怎么还和之前一样讨厌,总是要往人的眼睛里钻...”


  虽然先前自己的意识被万道法则所化的秩序神链所束缚,但是他却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一切。


  齐云师兄不顾自身道伤颤声,强行破关而出,导致道伤加重。


  齐云师兄以自身为炉,将妖帝之心的无上帝道法则为薪,助他汲取祭炼万道法则,导致自身沾染青帝的无上道则。


  可以说,没有齐云师兄的相助,他就真的要沉寂数百乃至上千年了。


  那样的话,对他来说,就真的黄瓜菜都凉了。


  当然,还有东荒来的那位少女的事情,他同样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,观看了全程。


  对于少女的如此做法,他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能够理解。


  可能真的是因为青帝吧,毕竟青帝对少女来说,便是有如神明一般的存在,而神的旨意,信徒又怎么可能会违反呢?


  就像要是李姨让他和谁结为道侣,他同样会不问为什么,只会坚决执行。


  月光皎洁,湖泊明净如蓝宝石,今晚的妖皇殿格外热闹,即使到了深夜依旧喧闹声不断。


  但是妖皇殿最深处的一处山脉洞府前,却是安静到可怕,鸟兽虫鱼之鸣也消失一空。


  深夜,星光点点,山脉洞府的石阶前,有一道身影静静伫立。


  直至清晨,妖皇殿之中的喧闹在缓缓消散。


  “家人...”


  齐云师兄的那一堂话一直在李承念的脑海之中回荡着,让他心酸的同时生出了无尽的暖意。


  一觉醒来,来到了百万年后,自己居然又有了家人,真好。


  “云师兄,糖葫芦给你吃。”


  李承念轻声呢喃着,随后掏出了一串以万年神药为果,悟道茶树的枝桠为棍的糖葫芦,摘下了其中一颗,包裹一缕神力,送进了山脉洞府之中,随即便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而去。


  山脉洞府之中,一道驼背的苍老身影看着手中的糖葫芦,脸上闪过一丝灿烂的笑意。


  自家皇子对于糖葫芦的痴迷,他是一清二楚的,更何况这串由妖皇师傅千辛万苦遍寻宇宙九大神药果,更是砍下悟道茶树的枝桠制作的糖葫芦,那绝对是命根子。


  他敢打赌,就算是妖皇师傅重临,向少年索要,也要不到,不成想皇子现在居然主动送上门。


  细细打磨了很久很久,齐云将糖葫芦放到嘴里,细细咀嚼着。


  “真甜啊...”


  半刻钟后,李承念来到了一方小世界。


  在他的眼中,浮现了一道身影,既熟悉又陌生。


  陌生是因为他们之间真实见面的次数没有超过五次。


  熟悉则是因为在他化身成为大茧的这两年来,他都能够感觉到少女寸步不离的陪伴,时时刻刻她都盘膝静坐在大茧对面,或者说,这两年他们皆是相对而坐,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少女的心跳。


  只是后来,当他终于要挣脱那无尽的黑暗之时,少女离开了。


  他们已经结为道侣了,在两位师兄的见证下,少女给了嫁妆,两位师兄也给了他俩的彩礼,可他...


  小世界入口处,李承念随意找了一块青石小板坐下,双眼透过无尽的距离,看到了小世界之中那位闭目凝神的少女,绝美的俏脸之上,还是那一如既往的澹泊宁静。


  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小世界之中的画面,可以看到很多细节,她的神情很平静,睫毛却在微微颤动。


  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少女平静面容下那颗被深深掩藏起来的、紧张的心,同样他也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那颗慌乱的心。


  他确信在很多年前,他自己便是一个独立的世界,对于他来说,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是世外之人,很多事都是世外之事,很难在他的世界之中留下自己的影子。


  但是如今,有一个少女“野蛮”地闯了进来,在这个世界之中不只是留下了自己的影子,还刻下了她的名字。


  这一次再见少女,他的心生起了少许波澜。


  这一刻,他忽然升起想去找到青帝面对面质问的心思,问问他为何要制造如此难题来扰乱他心志?


  是何居心?


  ps:今天作者要去医院拔牙齿,所以大概率就只有这四千字了。


  写到这里,主角的又一装逼利器是与大家见面了,骑龙,这绝对是所有人的梦想。作者是计划以后主角骑龙征战帝路的,所以才有之前的天帝踏祖龙的异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