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零四章 天命雍氏
作者:尚冠      更新:2022-08-08 10:05      字数:5039
  “你说……雍闿诈死?”


  果然,在听到这则消息后,高定勒住马头,一脸狐疑地看着张毣。


  张毣赶紧将卫弘自滇池营寨传来的书信,递给了高定。


  高定扫了一眼,眯起眼睛。


  卫弘传来的书信上并没有确定说雍闿诈死,只是觉得雍闿之死太过蹊跷,且雍阑、张跃等雍氏家将手中握有数万部曲,岂会轻言投降?


  卫弘的建议是,高定率领越嶲诸部按照之前的计划,于明天日落前部兵马赶到谷昌城西北,大部兵马在后日封住谷昌退往味县的东北方向。


  汉军已经占据滇池,且获得了益州郡南部的建伶、俞元、胜休等大族的支持,足以形成对谷昌雍闿叛军的“围三阙一”之势!


  卫弘已经传书给永昌郡府,邀请当地郡兵在青蛉、双柏一带埋伏,以逸待劳,只要雍氏部曲敢断尾求生向西南撤军,必定遭受永昌郡兵的迎头痛击。


  如此一来,雍氏部曲必定是大败无疑。


  高定明白卫弘的想法,但身处越嶲诸部的利益场上,却不能认同卫弘这样的安排。


  如今越嶲诸部明明能独占雍氏部曲及奴隶,为何还要和汉军分享这般天大的功劳?


  你说雍闿诈死,不过也是猜测而已。


  既然雍闿在滇池城外损兵折将是真,受伤也是真,况且雍阑的表现告诉高定,雍闿一定是死了。


  那他高定一定要第一个冲上去,狠狠地咬下一大块肉到嘴里。


  再退一万步讲,趁夜进军谷昌收编雍氏降卒,可并不是高定一人的决策,而是越嶲诸部共同商议出来的结果。


  高定几乎可以笃定,自己只要派人去李求承、魏狼等人的部族中,要求他们勒住马头,停止进军。


  结果多半是李求承、魏狼乃至那些中小型部族的头领,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斩掉使者的头颅,然后扬鞭踏上前往谷昌的路途上。


  这便是“利益”二字带来的诱惑。


  它既可以让一盘散沙的越嶲诸部凝结成招来即战的青羌联盟,也可以让他们分崩离析成互相残杀的西南夷部。


  所以,高定已经心意已决,他将卫弘的书信扔给了张毣,信心百倍地说道:“卫将军此言多虑了,且不论那雍阑投降是真是假,就算是雍闿诈死……”


  高定挥起手中的马鞭,目光看向了西南方位:“他卫将军能以三千汉卒大败雍氏部曲,本王麾下的上万铁骑也不是纸湖的,若是雍军胆敢诓骗本王,索性本王彻夜攻破谷昌城,杀他一个人头滚滚,血流成河……”


  言罢,高定一挥马鞭,抽打在胯下战马高翘的马臀上,顿时这匹八尺骏马扬起马蹄,疾驰而去。


  “夷王……”


  张毣话音还没落下,就见高定已经骑马扬长而去。


  张毣颇为无奈,只能捡起来地上的卫弘书信,暗自叹了一口气。


  高定及越嶲诸部这般上赶着前往谷昌围歼雍军的心思,张毣怎么看不出来。


  要怪只能怪卫弘抛出的利益太大了,以至于让这些越嶲诸部只顾着眼前看似唾手可得的利益,却对利益下面的要命陷阱视若无物,真是要钱要粮……就是不要命!


  高定及越嶲诸部不愿意多想,但张毣却琢磨了起来。


  若是雍闿诈死,雍阑、张跃等人的投诚势必是假的,如此心急地将越嶲诸部诓骗去谷昌城……难道?


  一想到某个可怕的答桉,张毣赶紧甩了甩头,连忙对身边的亲卫吩咐道:“快!快!快召集所有人马,带好长盾和武钢车,跟上越嶲诸部!”


  ……


  ……


  谷昌城内,满城尽悬白幡孝旗。


  中军大帐中,停着一副棺椁,雍闿的尸身就躺在里面。


  守灵的是雍氏的一众家将,军中的曲长和百人将围拢在外围。


  赫赫凶威的汉军夺走了他们在滇池城外的营寨,曾经的盟友越嶲诸部还帮着汉军一起打他们。


  最要命的还是……他们的首领——雍闿死了!


  众人在悲戚,哀悼着家主雍闿大业未成竟撒手人寰,也在叹息着自己等人又将何去何从!


  听闻家主最为倚重的家将张跃已经派亲卫前往汉军大营中投诚,而远在青蛉东岸进攻永昌的雍阑也连夜跑去了同濑的越嶲诸部投降。


  雍闿信重的鬼教正在雍闿的棺椁前,低沉的吟唱着,带着鸟羽旄尾帽和各色鸟兽皮衣服的仙师,不断用着绿枝将水洒入棺椁内,然后疯癫地抽搐着,对着棺椁内的尸体念叨着古老的咒语。


  再过半个时辰,太阳就要落山了。


  鬼教仙师突然停止了抽搐,翻着白眼看着天空:“我听见雍主在酆都与阎君对饮,阎君说,雍主乃是天命之子,必将代汉自立,阎君在请求雍主的原谅……”


  “阎君说,是他手底下的红叉鬼不长眼,竟将雍主尊贵的魂体拘拿了去……汉军,就是那转世托生的红叉鬼,阎君在向雍主磕首赔罪,希望雍主不要计较他的过失……”


  “阎君要送雍主的魂体回归阳间,还要派遣十万阎罗阴军协助雍氏,剿灭那天命该绝的红叉鬼!”


  “啊~啊~啊~”


  鬼教仙师说完,突然陷入到了疯狂的抽搐,对着棺椁中的雍闿手舞足蹈地跳着祭祀鬼军阎君。


  忽然之间,天地变色,西北天际有滚滚乌云聚拢,逐渐伸向东南。


  狂风骤起,卷起一阵沙尘笼罩了整个谷昌城!


  鬼教仙师的双手伸向天空,突然一阵呐喊,好像在承受着剧烈的**痛苦,翻着白眼对着周围的雍氏将校高声喊道:“看呐,是酆都的阎君派遣十万阎罗阴军,在护送着雍主的阴灵回归阳间,雍主正站在那黑云上,俯瞰着谷昌城,神迹……神迹!”


  周围的雍氏将校盯着念念有词的鬼教仙师,又看到忽然间风云变色的天象,顿时匍匐在地上,对着雍闿的棺椁叩拜着。


  雍氏不仅招募雄壮编成私曲,还会假借鬼神之说愚弄治下的百姓,毕竟南中自古以来就好巫鬼之说。


  鬼教仙师这般一来,倒是让众人期待起来躺在棺椁里面的雍闿,能够起死回生!


  “阎君,在乌云上对着雍主跪拜,他是酆都的主人,也是雍主未来成为天下主的臣子,那些黑云就是阎君麾下的十万阴军,他们在乞求着雍主的原谅,愿意帮助雍主战胜那邪恶的汉军和贪婪的越嶲部落……”


  鬼教仙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,说一段话之后,便在雍闿的棺材前跳一段祭祀的鬼舞,是不是地还扭过头来张望。


  乌云笼罩了西斜的残阳,天地间陷入一阵昏暗当中。


  终于,想要见到的人姗姗来迟。


  雍阑推门而入,扫了中军营帐中设置的灵堂一眼,对着望向他的张跃和鬼教仙师点了点头,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到兄长雍闿的棺材前,跪下等待着。


  鬼教仙师在最后一段祭祀鬼舞结束之后,大喝一声:“押解汉室真灵……赤帝子上雍主灵前来!”


  鬼教仙师的话音刚刚落下,便有一行雍卒抬着一条赤红色的大蛇上前来。


  这头大蛇足有手臂之粗,火红色的鳞片,虽然被五花大绑,但一双蛇眸阴沉沉地扫视着众人,不断吐着蛇信子。


  端的是无比骇人,让那些雍氏将校连忙躲避,生怕被这赤色大蛇吞入腹中。


  鬼教仙师直勾勾地盯着赤色大蛇,高声问道:“赤帝子,你可知罪?!”


  众人抬起头盯着这头赤色大蛇,它吐着蛇信子,盯着面前的鬼教仙师,发出“嘶”“嘶”的声音,好像确实是在回答鬼教仙师的问话。


  鬼教仙师勐然地缩回头,浑身抖了抖,在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,翻着白眼对周围的雍军将校解释道:”赤帝子知罪了,它为自己的不肖子孙忏悔,为了表达歉意,它愿意献出自己的性命,迎接雍主的阴灵重返人间……”


  鬼教仙师喝了一口酒,拿起一旁的长刀,将满嘴的酒水喷在刀刃上,盯着那赤色大蛇,一声暴喝,手起刀落,一颗硕大的蛇头便掉落在了地上。


  鬼教仙师又是横插蛇头一刀,将其串了起来,送到了雍闿的灵前。


  他身边的巫师端着铜盆,在蛇身的断口处接了一盆血。


  赤色大蛇虽然死了,但整个蛇身子还在剧烈的颤抖当中,在雍闿的灵前疯狂地扭曲着。


  鬼教仙师用手指从铜盆中沾了一些蛇血,缓步走到了雍闿的棺材旁边,伸出沾血的手指在雍闿的眉心一点,然后将剩余的蛇血抹在了雍闿的嘴唇上。


  做完这一切之后,鬼教仙师退后几步,对着棺材三拜说道:“阎君啊,雍主忠诚的部下以赤帝子的鲜血回敬您的盛意招待,请送天命所顾的雍主阴灵重返人间肉身吧~”


  话音刚落下,棺椁里的雍闿果然睁开了眼睛,勐然坐了起来,环视了一周,尚且还不知道周围的白幡孝期究竟是什么用意。


  面对突然诈尸的雍闿,张跃、雍阑等心腹爱将倒是没有什么惊骇的反应,倒是那些外围的雍氏将校被吓得够呛,不知死而复生的雍主是人,还是魑魅魍魉附身了。


  鬼教仙师高声提醒雍闿:“雍主,您被那狡猾的汉家红叉鬼暗算,阴灵离体,幸亏有酆都阎君的照顾,汉室的社稷之灵赤帝子俯首认罪,才换来了您重回人间……”


  雍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:“某方才似乎做了一个梦,梦中有一个黑衣老者,相貌丑陋不堪,却十分好客,留某吃了一顿酒,然后就腾云驾雾把某送回了谷昌城上,莫不是这黑衣老者就是阎君?”


  鬼教仙师点了点头:“正是阎君……”


  雍闿深以为是,感慨着说道:“哦,如此看来,却是承了阎君一份香火情,待某成大事后,必将为阎君修建供祠,供应血食。”


  雍闿从棺材中跳出来,看着灵前疯狂扭曲的赤色大蛇:“这就是那汉室社稷的真灵赤帝子了吗?其子孙不孝,但某看在其心诚认罪的份上,便不予追究过错了,待日后攻下关中或者成都的时候,将其蛇身葬入刘邦或刘备的陵墓中,也算换了它舍命救某的情分……”


  鬼教仙师带着一众巫师朝着雍闿跪拜道:“雍主大度!”


  “既然这些事已经了却,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责问了……”


  雍闿抬起头,扫了一眼跪在灵前的一众雍氏将校,有意考校人心,片刻后才盯着张跃与雍阑厉声问道:“张跃,雍阑,就在某与阎君会晤之时,你二人可曾祸乱军心,要举军投降?”


  外围的一众将校,在听见雍闿这般说之后,终于确认了昔日的家主复活重生了。


  张跃和雍阑两人则是磕首解释道:“家主,末将二人只是打听汉军虚实,绝无勾连汉军之意,如今家主死而复生,已然证得天命所归,末将请求家主,率领我等再与汉军殊死一战!”


  雍闿却继续问道:“那你二人可打听到汉军什么虚实?”


  张跃先道:“滇池城外的汉军只有三五千人,先前所败只是我等不备,如今有了准备,反攻滇池城外的汉军营寨,不费吹灰之力!”


  雍阑接着说道:“末将已经将驻扎在同濑的越嶲诸部诓骗来谷昌,约定三更时分举火为号,家主可率领我等将其聚而歼之!”


  “好!某已得阎君效忠,借来十万阴兵助阵,又有张跃将军、雍阑将军两人谋划,何愁大事不成!如今天赐良机,越嶲诸部贪婪反复,如今远道而来,必定是人疲马惫,正好给某全部歼灭!”


  “张跃!”


  “末将在!”


  “某令你率领本部骑卒,于西城门外驻扎,见城内战鼓声起,则向城北冲锋杀敌!”


  “末将领命!”


  “雍阑!”


  “末将在!”


  “某令你率领本部骑卒,于东城门外驻扎,同样以城内战鼓声为信号,闻之则冲锋敌阵,勿要瞻前顾后!”


  “末将领命!”


  雍闿上前几步,走到了其他将校的面前,高声吩咐道:“其余人等随某驻扎城内,听某号令行事!”


  “喏!”


  鬼教仙师和一众巫师继续跪在地上叩拜道:“天命雍氏,战无不胜!”


  这一句话就像是点燃了雍军的军心士气,先前的失利阴霾顿时一扫而空,中军营帐内的诸位将校皆是拔出了腰间的兵器,高声呐喊。


  “天命雍氏……战无不胜……”


  “天命雍氏!战无不胜!”